澳洲幸运8历史记录|澳洲幸运8福彩中心地址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人藝人 > 演員
鄒健

鄒健,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演員。1998年考入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,畢業后進入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工作。主要作品有話劇《吳王金戈越王劍》、《六個尋找劇作家的劇中人》、《天之驕子》,電視劇《辦公室的故事》、《最終判決》、《一一向前沖》等。

  • 姓 名:鄒健
  • 民 族:
  • 出生地:湖北武漢
  • 畢業院校:上海戲劇學院
  • 微 博:點擊進入>>
話劇作品
其他作品

電視劇:《辦公室的故事》《最終判決》

2010年,參演電視劇《一一向前沖》,扮演電臺主持人西蒙。

?

人物評價

“堅守不是件容易的事”


  和劉輝、李珀、原雨相比,2002年進入人藝的鄒健算是老大哥了。在劇中,他扮演的也是大哥曹丕。不過和曹丕相比,鄒健的性格實在是太忠厚樸實了,多年甘當綠葉、經常扮演小人物的他一直都是大家心目中任勞任怨的“勞模”。為了讓鄒健更靠近曹丕這個角色,導演唐燁在排練中一直努力激發鄒健內心的“野心”,希望他能找到自己當年剛到人藝時的豪情。

  要說鄒健當年進入人藝的第一個角色就不是龍套,而是在《狗兒爺涅槃》中扮演有名有姓的人物李萬江。這些年,他還參演了《茶館》、《李白》、《嘩變》、《推銷員之死》、《蔡文姬》、《知己》、《全家福》、《有一種毒藥》……隨著年齡的增長,表演的成熟,他反倒將自己的心態越來越調整到一種“大綠葉”的狀態:“現在我托著濮哥演《李白》,等哪天有新人來演了,我還會好好托著。能夠把自己的角色演好就挺好的。”但鄒健也依然記得當年何冰給他的一次難忘的“洗禮”。“那時我剛進劇院,跟何冰一起在《狗兒爺涅槃》劇組,記得有一次他在我前面突然一個轉身,特別堅定地對我說:‘一定把這個角色拿下!’當時我就懂了,人藝的演員面對角色,絕對是不服輸的勁兒。”

  排練《天之驕子》過程中,鄒健即便生活里也常常會把自己融入角色。劇組經常集資吃飯,每次點菜時他都會想:“這一大家子男女老少都要吃飯,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!撐起這個家更不容易!”因此,他的曹丕既顯示出了一代帝王的威嚴,也流露出人物內心的沉重和復雜。“蘇民老師對我說:‘不要把曹丕演成壞人哦!’唐燁導演也說,老版中太刻意表現曹丕的狡猾和心機,反倒顯得這個人物薄了,她希望我演的曹丕能夠更飽滿豐富、更貼近人性。”鄒健最喜歡劇本最后一場父子三人對話的戲。“這一場戲是有光的,每一句話都顯示出啟宏老師文學功底之深厚。演了這個戲,對我自己也是一種洗禮,認識歷史是為了迎接今天和未來。”

  對于劇院的未來,鄒健很認可人藝目前對青年演員培養的發展方向。“現在劇院挺重視年輕演員的,也允許想要看看外面世界的人走出去,給了大家發展的空間。”堅守舞臺多年,但只能和剛進入劇院不久的新人拿差不多薪水的鄒健,希望劇院能盡量提高演員收入,讓大家能安心排話劇。“年輕演員自己也要認清很多問題,面對生存,會有誘惑,有浮躁,有焦慮,都需要正確面對。‘堅守’說起來簡單,做起來真的很難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《天之驕子》歷久彌新 年輕演員充滿朝氣 .藝術中國.2013-02-08

出生于武漢的鄒健,已經“北漂”很多年。憑著天分和悟性,對戲劇的勤奮與堅持,鄒健逐漸脫穎而出,如今已經在北京人藝的舞臺上挑起了大梁,在《趙氏孤兒》《吳王金戈越王劍》《六個尋找劇作家的劇中人》《白鹿原》等多部作品中都擔任了主要角色。比起大多數“北漂”一族,鄒健是努力的、幸運的。

  我們將采訪約定于《白鹿原》首演當晚。下午五點鐘,我在演員休息時間到了鄒健,一個充滿銳氣的面龐,鼻直口闊,膚色略黑。穿著很隨意,頭發甚至有些亂蓬蓬,敞亮剛毅的額頭,讓兩根粗黑的大眉毛更加顯眼。坐定后,鄒健點了根煙,用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望向我,問道:咱們談點什么?我發現面前這雙眼睛如水晶般清澈明亮,與他對視的時候,不由得感受到目光的銳利。我問鄒健,假如一直沒機會成名,還準備在話劇這條路上走多遠。他先是怔了一下,然后不急不慢的抽了口煙,緩緩地說:“如果還能演,就一直繼續演。話劇需要我的時候,我就會出現。”

  挑起人藝舞臺大梁

  作為一名青年演員,在《六個尋找劇作家的劇中人》、《吳王金戈越王劍》等多部作品中擔任了重要角色,有沒有意識到自己肩上的擔子越來越重?你覺得自己在人藝舞臺目前處于一個什么樣的位置?

  沒什么“位置”之說,我是人藝的一份子,就是演員隊伍中的一員。角色不分大小,只看你能不能把一個人物演得更完美,就是這樣子。當然就體力而言,戲多的角色肯定會累一點,戲少的角色相對輕松一點,但是演出的時間是一樣的,你永遠是晚上七點半演出,十一點多回家,無論戲多戲少,這段時間都會跟大家一起度過。剛進人藝的時候跑龍套或者演一些小角色,現在劇院開始安排我出演一些戲份重的角色。我覺得這不是負擔,而是對自己的一種更嚴格的要求。比如,在《六個尋找劇作家的劇中人》這個戲里,我演的“父親”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,導演說,你就像一個火車頭,你的馬力足了,使勁往前帶,后面所有的車節才能跟著往前走,所以當時排這個戲時,有很多場面需要我去獨立擔當,我對自己的要求就是,做好火車頭,保證在這條蜿蜒曲折的道路上順利前進。我會不斷的去想,怎么能夠更好的完成原作者、導演對我的要求,怎么把自我的那些東西拋棄掉,因為那個“自我”會永遠存在著。創作就是這個樣子,壓力肯定有,每個人物都不是單一的,無論戲多戲少,能夠完成導演對我的要求才最重要,才能在創作的道路上繼續不斷地往前走。話劇的魅力就在于“當下”,和影視劇不一樣,拍電影時你是對著攝像機在表演,而且作品可能會若干年后才能和觀眾見面。在劇場的空間里演員和觀眾感受的一切都是相同的,那一刻我和觀眾共同度過,這是一種非常直接的感受,我今天的表演是這樣的,跟觀眾是這種交流,而明天可能會是另外一個樣了,這就是話劇的魅力。

  話劇舞臺是永遠的夢

  你一定也有遇到創作瓶頸的時候,那時候你怎么辦?

  確實有。我很感謝天野老師等老藝術家們,他們給予我很多幫助。比如在《吳王金戈越王劍》這部戲中,必須承認,我起初對“勾踐”這個人物理解的很膚淺,白樺先生的這部作品在當年很具爭議性,可以說是完全顛覆了教科書里的歷史人物形象,這就像你用慣了的杯子被摔碎了,這個痛苦和煎熬是一定會有的,所以在對“勾踐”這個人物的創作過程中,我只有不斷的跟著天野老師的要求走,才可以完成角色的塑造。

  你提到話劇的魅力,話劇的表達比影視劇更加直接,更加真實,但是不可否認影視劇可以為演員帶來更多的名和利,假如有一天你成名了,還會不會再堅持演話劇?

  會,實際上我現在仍然在路上。我相信那些已經成名的演員,他們心中也是有舞臺的。至少我相信北京人藝所有的演員,他們是不會忘記這個舞臺的。人藝的老藝術家們就是很好的例子,天野老師87歲高齡仍執導在人藝舞臺上;朱琳老師已經90歲高齡了,還希望有機會在舞臺上走一回,他們心中的舞臺情緣是一生都難以割舍的,我相信我也是這樣。

  雖然已經畢業多年,鄒健仍不時回母校的排練廳去看看,因為那是他夢想的起點,那里留下了他曾經燃燒過的青春。鄒健說,當他第一次走進人藝排練廳的時候,呼吸里嗅著老劇院的氣息,看著曹禺先生的塑像就佇立在自己眼前,甚至不敢相信曾經遙不可及的夢想居然可以成真。如今,經過歲月磨礪的鄒健已經能夠在人藝舞臺上獨當一面。這么多年來,只要是劇院分配的角色,無論大小,鄒健都會盡全力去完成,因為他明白,夢想的精彩正是在于一路的拼搏和堅持,只要有夢想,哪里都是花開。

———— 2014年6月20日文化周刊.對話【北京人民藝術劇院藝術家訪談系列】之九

 

鄒健—— 現在做演員,反倒感到害怕。

演過《李白》中的吳筠

演過《蔡文姬》里的周近

演過《駱駝祥子》里的曹先生

演過《嘩變》里的伯德

02年到現在,鄒健演過小小數不清的角色,按說早已爐火純青,但他在采訪中卻說,自己現在反倒有些害怕。

鄒健一出現,腳步沉穩,目光殷切,再加上別具一格的發型,難怪大家都尊稱他為——鄒伯(bai)

Q:鄒伯啊,演了這~么~多的戲,您還記得第一次演戲的時候嘛?

A: 第一個戲,就是《狗兒爺涅槃》啦,那時候初生牛犢不怕虎,就想我也不管,反正我來了~但有一次,印象特別深。那時候是跟何冰哥哥搭戲,人家當時已經是名人啦,交集也不深,除了尊重還有距離感嘛,進劇場彩排,他走在我前面,下樓轉彎兒的時候,一回身兒,何冰哥哥就跟我說:“鄒健,一定得拿下!一定得拿下! ”這是對你的關愛,也是一種鞭策。 那時候我就明白一個事兒,就是當一個角色給你的時候,能力大小單說,但你一定要拿下!Q:那從第一次上臺到現在,您也出演了這么多部戲啦~ 您有沒有想過成名這件事兒?

A: …如果今天這個戲只有兩個人來看,你要看到他的希望——有那么多人還沒看呢!就像你今天采訪一樣,今天只有兩個人,要想想你有多少人沒有采訪?路啊,要慢慢走,有些時候真急不得。導演啊,身邊的哥哥姐姐們其實也都看在眼里,他們會比你還著急,他們本身也是經歷過這一切的。我記得之前有人采訪吳剛哥,當然問題比較犀利了啊,說怎么之前也演過那么多角色,到了《潛伏》才火呢。吳剛哥回答得特別棒,他說:”我知道我那時候還不夠。”我也相信,你夠了的時候,也就到時候了

Q:其實我們知道哈,咱們人藝的一些演員包括馮遠征老師啊,何冰老師,他們也都通過影視劇收獲了一大票的粉絲兒,您有沒有想過往這方面走走呢~您怎么看待影視劇和話劇它倆的區別啊?

A: 其實從塑造的角度來說,和戲劇出入不大,但表現方式不一樣,那一方天地也是一片大的天地。不過,貌似從這一點來說,其實我潛力還是蠻大的嘛,哈哈哈

Q:哈哈,潛力必!須!巨!大!聊了這么多,咱再聊回您這次的作品吧,怎么看待您演的《催眠》這部戲?

A: 感謝觀眾,很支持這個戲,真是也想到也沒想到。因為話題也比較沉重,我們也不知道跟當下是否契合,好在觀眾還是比較認可的。

做這個戲有一種久違的、有踏實的感覺,好像我們還在學生時代,跟隨前輩們的氣息那樣,可能跟福元老師的要求也有關系吧。

現在,戲雖然已經走向觀眾了,路還得繼續往前走,需要時間的不斷檢驗。但我不懷疑作品本身的厚度,是一部難得的作品。

可以坦言的是,這個戲是比較鍛煉演員的戲,需要演員的技術支撐,沒有完全的技術,是完成不了的,但沒有積淀光靠技術,也是演不出來的。 其實這個戲給我最大的一個感受是,它實證了一點,前輩們傳授的路還走的通。好東西大家都知道,但能不能做的出來,保持住才是關鍵。現在總提匠人精神,無匠不成藝,只有達到匠人的精神才能達到藝術的高度,但需要一步步突破。 藝術本身還是有生命力的。我個人認為,經過這么多年,圍繞的都是一個”人“,只要是人身上發生的事情,話劇作為一種藝術形式就能夠承載起來。好的作品需要勇氣,需要真誠,需要踏實。好的戲劇是磨出來的。

Q:這么一路走過來,您對演員的認識有啥變化嘛?

A: 02年走過來,一直會想起這些哥哥姐姐們對演員的那份熱愛。這個東西他真的有癮啊!有老師這么說,7點化完妝快開場的時候,就像那個賽馬比賽,騎手在馬背上,馬還在欄里,但馬蹄子噠噠噠,噠噠噠,躍躍欲試的,就是那種感覺

Q:這么說您對這個工作還是特有激情吧!

A:激情…其實現在有害怕。

Q:哦……嗯?害怕?

A:對。有點像開車的時候,你開到一定時候就會更注意安全了。現在我還不是游刃有余的狀態,不像濮哥和李白,那是化境,我的人物和角色還是有距離的,所以得小心一些,有點責任感。啊,這個可能也不叫害怕,應該叫謹慎吧。

———— 散文吧>北京高校話劇學生聯盟>獨家專訪 | 沒想到你們是這樣的人藝男演員

澳洲幸运8历史记录 福彩3d跨度走势图单一 内蒙古11选5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青海快三对子妙招 北京快3开奖遗漏一牛 何仙姑中特网四肖中特 澳洲幸运10是国家开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 欢乐斗地主qq号和密码 打麻将技巧 必胜口诀 河南快3大小技巧 牌九分析仪镜头 麻将新手详细教学 两码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埃及二分彩 浙江省快乐12走势图 牌九同子技巧